關於部落格
  • 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本報特稿/亞洲核能成長多邊合作瞻望(上)

國民黨中心政策委員會大陸形式雙週報第1674期)
 【中央網路報】

在中共,福島事務後曾暫停核電廠企圖,但2012及2013年後隨即開放,投入7座新的核子回響反映爐建設。
  
 本文即針對這些主要問題試圖闡發亞太區域核電廠的將來瞻望,和亞太核能平安多邊合作的現況。
  
 從1960年月到1980年月,亞洲核電廠成長由日本帶頭,1990年前,日本的核電廠數量一向獨有螯頭,占亞洲總數的60%,自從1990年代最先,中共、印度及南韓的新建核能電廠起頭超出日本,更主要的是,從2000年最先,亞洲新建核子回響反映爐中超過折半來自中共。三年多前,福島核災使得日本國內對於將來是否繼續發展核能呈現保存態度,今朝日本境內所有的核子反應爐都仍臨時封閉狀況,各核能電廠均出現財政吃緊。今朝的核子反映爐若全數發電仍能占整體發電量的15%,但在核災後,在2012-2013年間,只有2座核子反應爐仍繼續運作。
  
3.高速成長的中共
  
 目前中共正在進行的反映爐工程有28座,中共還計劃在2020年前再入手下手別的58座的興修,估計總發電量將跨越61GWe。
  
 今朝新建的反應爐多屬較進步前輩的第三代機型,世界其他地域仍以第二代為主,第三代機型採用的是被動式平安系統,即在機械障或發生不測時,不需要人工參與控制,較第二代機型更安全,將來若能標準化,興修破費將大幅削減。南韓由於地狹人稠,核廢料處置一向是棘手問題。
  
 自從印度在1974年次核子試爆後,美國即宣布否決將核能手藝擴大應用在軍事用處,也是以,南韓一向被列在制止發展核能燃料濃縮及加工的技術,別的一個考量是怕因此激怒北韓,激勵北韓繼續發展核武。

(三)亞洲核能發電的成長前景
  
 如表一所示,目前亞洲正在興建的核子回響反映爐有45座,此中28座在中國大陸,這些設備將來生產的電力將可供70萬家庭使用,是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的幾十倍。越南則是在2010年與日本及俄羅斯簽訂建造和談,兩國同意都幫越南建一座反應爐,俄羅斯負責的計畫從2014年最先,日本的則是2105年。南韓也在2012年恢復新的建案,2013年又投入另外一座新的計畫,今朝亞洲核能電廠發展主要是中共、南韓、印度在帶頭,由於核能發電愈來愈重要,在中共及南韓,核能相幹機構也愈來愈受重視,印度目前具有的核電廠數字與中共及南韓相當,但由於印度的反映爐發電能力較弱,核能發電的電量也較少。1956年印度的Aspara研究用反映爐是亞洲第一座,日本1963年的日本電力展現回響反映爐,則是亞洲第一座將核子回響反映爐毗鄰電網的核能計畫,之後,中共、印度、日本、南韓、台灣均大力推動核能工業,使得亞洲成為全球核能工業中最主要成長市場,全球正在興修的核子回響反映爐中,63%在亞洲。從1970年以來,亞洲核電廠數字不竭成長,直到2011年忽然闌珊,這是因為日本福島事件産生,日本所有的核能電廠均臨時封閉。

 (二)亞洲核能發展現狀
  
1.區域核能發電及反應爐興修環境
  
 本文中指涉的亞洲包羅東北亞、東南亞及南亞,即大約西從巴基斯坦到日本間的規模,本區擁有商業用核能電廠的國度包括中共、印度、日本、巴基斯坦、南韓及台灣,本文研究未包孕中東及俄羅斯。南韓也希望成長核燃料濃縮技術,以便協助國內核能工業發展,同時,南韓也指控美國的兩重標準,因為日本在1974年後即已獲准繼續鞭策相幹手藝成長。接下來的步調是核燃料加工,將燃料放入反映爐,燃料在被哄騙事後,先被存在中間貯存糟中,放置幾年後,廢物可再處理或是被永遠封存。中共也籌算擴大本土鈾礦的開採及建立新的濃縮鈾、再加工等舉措措施,增添本身的自力運作能力,隨著興建經驗的累積,中共將來可望成為核能手藝的供應者,提供他國相幹辦事,亞洲列國與中共合作,加強核能平安,將越來越主要。採取新的系統有助於印度分散核能工業,未來也必需歐洲、俄羅斯,和美國等國家更密切合作。

 表一顯示出中共在亞洲核能電廠成長中所占的重要地位,在新建工程中,中共的工程占對折以上,表二則凸顯各國對核能的相對依賴度,南韓與台灣是較高的國度,在福島核災前,日本對核能的依靠也偏高,2010年日本核能發電占總發電量的26%。第一部門將簡述亞太區域今朝核能成長的環境及歷史回首,第二部門將檢視當局及相幹核電廠關心的首要問題,包羅財路、核廢料經管、多邊合作與核能安全…等。越南也與加拿大、中共、法國、南韓及美國簽署核子合作和談,越南是亞洲各國中僅次於中共,最有益用核能潛力的國度。

1.穩步成長型:印度、南韓、日本
  
 印度今朝有六項回響反映爐興修計畫,估計將增加43GWe的電力,將來還籌算再建22座反應爐,此中10座將採取輕水回響反映爐系統,事實上,印度今朝首要的還是重水式反應爐,之所以會作調整,顯示印度需要更多電力,是以新增具有較大發電能力的輕水式系統。
  
 福島核災後,亞洲其他地域新的核子反應爐工程未受太多影響,例如:印度及巴基斯坦在2011年3月事件,後仍各自新投入兩座新的回響反映爐工程。在南韓,2013年爆發核電廠安檢舞弊案,是以,比來日本及南韓均成立自力核能管束機構,凸顯核能平安及監管,對於核能是不是能繼續成長具有主要影響,列國均盡力改良核電廠運作的平安流程,俾確保今朝核電廠繼續運作及將來仍有成長空間。此中孟加拉和越南進展最快,2011年孟加拉與俄羅斯協商建造兩座輕水式反映爐,預計在2022年能正式營運。亞洲核能使用成長模式可分作三類:既有已有核能電廠國家的穩步成長、未有核能電廠國度的加入,以及中國大陸驚人的擴大。
  
2.行將成為核能利用國
  
 亞洲很多國家均透露表現有意成長核能。結論部份強調亞太區域在核能發展問題上,亟需有用管束及多邊合作。台灣的情況是,兩座新建工程正蒙受強力的政治挑戰,特別在福島事務後,台灣屢次反核大遊行,使得自1999年即開始的兩座核子回響反映爐工程一直仍不能落成。
  
 加壓重水回響反映爐利用的是自然鈾原料,所以不需經過鈾濃縮這個步調,而在核能利用過程當中,攸關平安與防分散兩方面最敏感的兩個步調,即鈾濃縮及核廢料的再措置,因為這兩步調能製造用來發電的可裂變物質— 鈾235及鈽239。然而南韓傳播鼓吹需要成長高溫冶金處置手藝,俾能削減核廢物的量與幅射水平。
  
 固然看起來亞洲核能推行的瞻望佳,但仍面對一些挑戰不容輕忽。若要告竣方針,必需從2011年即動工,但只有兩座在2011年福島事宜發生前,即已進行的工程計畫仍得以繼續,其他則均已暫停。目前大部門運作的核子反應爐屬輕水式反映爐(light water reactor, LWR),另外一種則是加壓重水式反映爐(pressurized heavy water reactor, PHWR),兩種反應爐的燃料輪回均從鈾礦的開採與選礦開始,輕水式反映爐需先將鈾礦轉化成氣態,而加壓重水式反映爐則是直接用自然開採的鈾礦即可。
  
 南韓今朝正在興修的反應爐有5座,將來計劃再建6座,2013年南韓當局宣布,爭奪在2035年前核能占總發電量的29%,南韓也設計修改與美國在1973年即簽定的協議,即所謂的123和談,因為該和談不許可南韓成長濃縮,以及再加工核燃料的手藝��在核廢物處置技術方面,南韓籌算成長的是高溫冶金處置懲罰法。
      
(一)媒介
  
 亞洲發展核能已經有一段時候,是最早獲得民用核能技術的地域,早在1950年代中期之前,亞洲已有幾個國度推動身展核能計畫,也是最早積極接管艾森豪總統「原子能為和平辦事」(Atoms for Peace)計畫的地域。
  
 在福島事務之前,2010年日本的能源計畫中包括,將在2020年前新建9座回響反映爐,及到2030年前興建14座,屆時日本核能電力將占總電力起原的50%。
  
2.地域能源來曆的轉變與政策
  
 亞洲列國也具有相當的核燃料循環能力(nuclear fuel cycle capabilities),即在核能反映各個階段均能充分操縱發電的能力。

   

 2014年在美國夏威夷召開亞太能源岑嶺會期間,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間(CSIS)研究員James E. Platte博士,提出一篇題為「亞洲核能成長多邊合作:將來成長與平安性瞻望」(Multilateral Cooperation in Asia’s Nuclear Sector: Prospects for Growth and Safety)的論文,指出核能在亞洲仍處於快速發展階段,惟推行核能也面臨不少挑戰,亞太列國透過量邊合作正赓續凝聚共鳴,成長更安全、靠得住的核子能源。


本篇文章引用自此: http://news.sina.com.tw/article/20140930/13417303.html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